我認為《翻譯與人生》第二章開頭部分所提到的聖經翻譯非常有意思。雖然這個主題其實實質上並沒有和「翻譯」這個動作有關係,我仍然對作者的想法感到敬佩,因為作者不僅僅抓到了「翻譯」二字的精神,更啟發我對探索翻譯「可用之處」的興趣。

文中,作者認為翻譯不一定完全侷限在文字和語言上的轉換,其意義是更廣大的:翻譯其實是一種思想的傳遞。書中作者提到幾個外國學生認為現今普遍流傳的聖經非但無法傳教,某種程度上更是已經喪失了先人原本在文字中所要傳達的精神。因為那些紙本的聖經已經被過度包裝、文字也已經幾經修飾而趨於華而不實。因此,這些學生換用了比較古老的紙來印刷聖經,為的就是希望能夠藉由這樣的行動、傳遞媒介來「翻譯」先人的理念。

我認為這樣的理念已經是將翻譯藝術化了。而這樣的概念讓我開始留意身邊的一些事物,例如音樂和繪畫等文字無法完整表達的事物;讀了作者舉的例子後,我認為這些事物或許並非不可譯,而是可以透過文字、語言以外的事物來翻譯。因此,我認為作者在第二章舉的聖經翻譯對我影響算是最深刻、最超乎我原本對此書的看法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jugiccs 的頭像
fjugiccs

fjugiccs的部落格

fjugicc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