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之前讀的幾本書比較起來,《翻譯與人生》的筆調較為感性。雖然一樣談到翻譯策略、譯者專業能力等等,但有另外很大一部分是以感性的口吻討論翻譯背後的「哲學」。由於翻譯策略和譯者專業等議題已在前幾篇討論過,所以這篇著重討論翻譯的哲學。

作者在書中賦予譯者「先知」這樣的社會責任,我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偉大、受尊敬,反而是遭到排擠、唾棄、不被信任。書上也寫到,歷史上的確有一批人因為翻譯《聖經》遭活活燒死。當然那是因為宗教原因,但現在的譯者,若要說是先知也無不可;現在的譯者,可以說是推廣翻譯重要性的先知。在這麼全球化的世代裡,沒有一個國家或文化可以獨立生存而不與其他文化產生交流。甚至可以說,這樣的交流是不可避免的,因此雖然一開始覺得作者太樂觀,但想想有其道理。雖然文字的地位漸漸下降,但文化間的交流卻愈來愈頻繁,倚賴翻譯的程度只會增加不會減少。而且,不管以什麼形式(就算以後的交流形式真的脫離傳統的書本,轉為影音等新型媒介)都還是需要翻譯,也會有新的翻譯人才專精於新型態的翻譯。我想以後的翻譯,會有很大的比例是像廣告翻譯那樣追求效果而非原文意念的型式。書中提到某某翻譯宗師認為廣告翻譯不算翻譯,但在未來,最大的改變恐怕就是將這類「創造性」的翻譯納入翻譯工作了。畢竟,語言和文化是活的,絕對會隨人們的需求改變、調整,連同一語言內的古文要讓現代人看懂都需要翻譯,甚至改寫了(或像書中所舉莎劇翻譯的例子,就算不翻譯,課堂上用的和舞台上用的劇本都會不同,有時也須改寫),更何況是不同語言間的交流呢?

當然也有可能在很久之後,所有文化頻繁交流之下,形成了一共通的翻譯語言(並不是說單一的世界語,而是大部分詞語直譯都能被接受、理解),又或者科技發展製造出了翻譯機器─但在這些事情發生以前,譯者是不可或缺的。

        讀翻譯先關的理論時,發現大部分都是非常新的理論,甚至提出理論和寫這些理論書籍的作者都還在世上。我想這是翻譯和其他學科差異最大的地方;翻譯是非常新興的學科。而翻譯研究之所以在現在開始受到重視,也正是因為翻譯的重要性愈來愈明顯。或許我們開啟了下一世紀的顯學而不自知呢!

 

創作者介紹

fjugiccs的部落格

fjugic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